谁说「宅」就不出门?来看看这场10万人的二次元大型线下交友活动

2017.08.15

本期电波捕手

张启斌

Kaibun Cheung

野生策展人、青年文化野生观察者、聊天工作者及民宿主,不折不扣的 Slash 青年。目前以提供品牌顾问服务、策划创意营销、撰稿为生,同时主理社区艺术空间「野生士多」和民宿品牌「有岸客厅」。如有相关合作需求,可以通过电子邮件联系:kaibun@126.com


20171120_100650_013


编者按:

两周前,有三个线下大型青年活动在人们的首页上刷屏:淘宝造物节、ChinaJoy 与 B 站线下聚会 BML(Bilibili Macro Link)。前两者在主流媒体上数年来新闻不断,而对于 BML ,不是二次元群体的人还知之甚少。青年志的好朋友,文化电波捕手启斌,以 2.5 次元人的身份,携带我们交付的电波观察指南,肉身混入了 BML 这一持续了三天的二次元狂欢嘉年华,参与体验了三天多场活动,随机访问了 11 个到场年轻人,为我们带回了大量新鲜一手的信息与画面。

在电波观察指南中,我们强调以文化与仪式的视角去理解这场二次元盛会,因此启斌为我们搜集了大量散布在BML活动中的结界密语、暗号密码、行为仪式等。

过去,人们总是认为,B站只是一个庞大的线上社群;但 BML 的飞速发展告诉我们,作为国内二次元文化的核心共同体,B 站不仅形成了其一系列独特的线上文化,在线下同样形成了强悍独有的社群文化。这些「结界」似的圈子内部所共享的语言、仪式、行为,正是其社群能保持长久旺盛的生命力和凝聚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将会与启斌共同推出解码 BML 的两篇文章。在上篇中,作者将以浸入式的视角,带你全面感受盛大精彩的 BML 活动现场,对相关的文化行为与符号进行科普扫盲;在下篇中(超链洞察文章01),我们会一起深入分析 BML 中独有的密语、仪式,尝试部分理解 BML 所独有的文化魅力与意义,带你读懂这场十万人的、结界内的狂欢。


序 言

7 月末,上海的气温高达 40 度,从7月21日天一亮开始,大批穿着 JK 制服、Lolita 风格洋裙、动漫印花 T 恤....的年轻人从中华艺术宫地铁口涌出,看着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透露出来的二次元元素,就知道目的地都是同一个地方—— BML(Bilibili Macro Link)。

有趣的是,与中文语境中人们对于二次元「宅」、足不出户的刻板印象相反,这场为期三天的活动吸引了 10 万人造访,其中不乏从外地甚至是国外赶过来的。而三场 BML 演唱会门票在开放预售的几秒钟就被抢购一空。

BML 的参与者因什么而凝聚和组织在一起?B 站又是如何在短短几年内将该活动从一个核心二次元的小圈子聚会发展到今年的大规模狂欢?本文试图以「观察体验者」的角度,作出解答。

我们发现,B 站的同好线下聚会活动 BML 已经发展成为国内二次元及泛二次元文化中举足轻重的 10 万人嘉年华。这背后是 B 站试图将基于共同兴趣爱好、价值观和审美的线上社群关系扩展到线下社区——通过营造立体的二次元文化亲密接触,鼓励大众创作的「up 主文化」展区,以及舒适的社群社交氛围,来持续凝聚 B 站的社群归属,拓展社群关系。


20171120_100650_014

BW 主舞台现场 ©图片来源:微博@哔哩哔哩线下活动


从800个阿婆主们的线下面基到10万人的嘉年华

「我们一开始办 BML 只是想给大家一个线下交流聚会的机会,没想到就办成了万人规模。」

—— Bilibili 董事长 陈睿

BML 的起因,是 B 站的 UP 主(也称 Up 、阿婆主,指上传视频的个人用户)希望有一个线下聚会。从 13 年到 17 年,BML 从一个最初 800 人的小圈子聚会发展成为 10 万人体量、在国内二次元文化圈举足轻重的豪华嘉年华。

一直以来, UP 主就是 B 站的核心角色。目前这一群体在 B 站已经超过 100 万,为 B 站贡献了 70% 以上的自制及原创视频内容。在 B 站上,我们看到,许多创作者因为自己的作品被喜欢了,有了继续创作下去、继续提升的动力和信心,而观众则在这里找到了喜欢的内容,还可能自己也跃跃欲试。正如 B 站董事长陈睿所说,B 站通过「建立 UP 主和用户的连接,让喜爱个性化、多元化文化的人把我们这里当做他们的乐园」

同时,B 站也在尝试将这种连接搬到线下。2013 年,第一届 BML 在梅赛德斯奔驰中心的一个 Mixing Room 举行,当天超过 800 人参加,是一个由核心二次元组成的线下聚会。此后每年,BML 的规模越办越大,越来越多 UP 主和泛二次元人加入到这场狂欢中。


20171120_100650_015

©启斌


到了 2017 年的第五届 BML,除了延续传统的以 B 站 up 主表演为主要内容的 BML 演唱会,还专门推出了两场拥有豪华阵容的演唱会:日本人气艺人专场演唱会( BML SP x AWM ),以及首次举办的虚拟偶像全息演唱会专场( BML VR )。同时,在主场馆隔壁的世博展览馆内,B 站举办了连续三天的 BW 线下主题展会 (Bilibili World)。


20171120_100650_016

Bilibili World 现场的日本嘉宾 Aqours ©图片来源:微博@哔哩哔哩线下活动


「我要到了和老菊的合影啊啊啊啊!」炘芷在微信上给我发来她刚刚在 Bilibili World 现场和 B 站人气游戏 Up 主「怕上火暴王老菊」的合照。

这是 17 岁的炘芷第一次参加 BML 。她说,自己其实主要是来面基的,一是见见 B 站上的喜欢的人气 Up 主,二是和打游戏的时候认识的基友见面。

「之前去漫展比较多,和其他漫展比,感觉 BML 规模比较大,嘉宾比较好,其他漫展都是一些小圈子的 Coser。」


「试着创作一下」:

阿婆主(UP主)里的「~见」们

「现在作业好多,等大一点我也去投稿! 」

——从武汉来参加 Bilibili World 的高一学生 S

作为 B 站阿婆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舞见」、「唱见」的称呼起源于日本弹幕网站 NicoNico 动画( N 站)。以「舞见」为例,在 N 站试跳区(踊ってみた,试着跳一下的意思)投稿的舞蹈作品的业余舞者便称谓「舞见」。相对应的,「试着唱一下」的被称为「唱见」,「试着演奏一下」的被称为「奏见」

起初,这些「舞见」、「唱见」、「奏见」的投稿作品大多都以 ACGN 为主的御宅文化相关,比如与御宅文化相关以及背景音乐使用了御宅文化相关曲目的舞蹈便被称为「宅舞」。而现在内容日益丰富的 B 站,舞蹈区、音乐区投稿的也会有三次元的舞蹈和音乐作品。这种「试着创作一下」的精神也体现在更多领域的作品的创作上,无论是 MAD/AMV/MMD、游戏讲解等这一类核心 ACG 题材 ,还是生活、时尚、科技等覆盖生活方方面面的内容。

例如,从贵阳来的 cn折崎 是一位 Coser ,正在念高三。17 岁的 cn折崎在 B 站已经有 4 年站龄。她笑说自己和 B 站的关系是小透明和大佬的关系,但同时,她也是个「舞见」Up主。除了喜欢在 B 站上逛舞蹈区和美妆区,cn折崎平时会跳宅舞,朋友还帮她上传过原创的宅舞视频。

在 Bilibili World 现场,最多人聚集的区域除了以日方嘉宾和人气 up 主为主的主舞台,就是自由表演的 Freestyle 舞台。就像 B 站鼓励 up 主试着去创作去投稿一样,这个舞台也鼓励现场的观众在台上展示自己,无论是唱自己喜欢的歌、跳自己喜欢的舞。与职业的演艺人不同,Freestyle 舞台上表演的都是有着自己的工作和学业的业余「唱见」、「舞见」,是和台下其他观众没有太大区别的二次元爱好者。


20171120_100650_017

在 Bilibili World 上 Freestyle 舞台上唱歌的年轻人 ©kaibun


为喜欢的阿婆主打call

「追 up 主和追偶像其实是一样的。」

——参加 Bilibili World 的 Lo 娘 抹茶

打 Call 兴起于日本演唱会 Live 应援文化,根据歌曲节奏有规律地喊口号、挥舞荧光棒等方式表达对台上偶像的支持。和三次元演唱会中常见的粉丝挥舞荧光棒不同,二次元的打 Call 不只为自己喜欢的偶像打,还为这个世界打。在这种气氛下,就算你不是死宅没有特别热爱的偶像和作品,就算你也不会打 Call,但因为气氛的交融和节奏的基本鼓动,只跟着那些会打 Call 的核心粉一起该喊喊、该挥棒挥棒就可以了。


20171120_100650_018

在一个 BML 的应援群里面,有人分享了一个长达 43 页、专门为 BML 制作的 Call 本©某BML应援群


同时,打 Call 本质上也是一种社交行为。它不仅可以让观众迅速参与到与歌曲表演的互动之中,还能立即将自己与在场的其他 2 万名观众联系起来,从而带来超出一般程度的兴奋感。

在 7月 23 日晚的 BML 现场演出,当 B 站的这些知名 up 主上场表演时,台下打 Call 的声浪与那些日本艺人出场时一样热闹。

「啊~萧忆情!!!」一个男声伴随着民乐唱出古风的歌词时,坐在后排的女生叫了起来,和前面其他 12000 名观众一起开始有节奏地挥舞着手里的荧光棒,直播大屏幕飘来「为萧忆情疯狂打 Call 」的弹幕。(萧忆情是 B 站音乐区知名 Up 主,也是满汉全席原创音乐团队成员,在 B 站上的投稿多为古风歌曲,最高播放量达 100 万+,累计弹幕数 2.7 万。)


20171120_100650_019

Bilibili World  脱口秀舞台为水团(Aqours)疯狂打 Call 的粉丝 ©【软游记】软软冰跑回国了?!带你逛逛 Bilibili World2017(av12993085)


跨越时空的 140 万人弹幕狂欢

「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

——BML 直播上标志性的刷屏弹幕

如果打 Call 是一种让观众在现场能够参与到节目的表演过程中的行为,那么弹幕则是突破了时空限制,让更多人透过屏幕和现场相连并参与进来。

7 月 23 日的梅赛德斯奔驰中心主会场,近 2 万人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等着 BML 开场,手中跟着大家一样节奏的荧光棒仿佛会引起共振,带来一种强烈的兴奋感。而舞台旁边的大屏幕还连着 B 站上的 BML 直播,屏幕的另一方有另外 140 万人一起看着。


20171120_100650_020

©图片来源:微博@哔哩哔哩弹幕网


「土豪们冷静!」

今年的 BML 直播是以这样的弹幕刷屏开场的。没在现场的人在直播一开始就疯狂地在直播间送出充值兑换的虚拟礼物,这些礼物送出的提醒消息频繁到刷屏覆盖了整个屏幕,于是便有其他观众通过弹幕对正在送礼物的用户说「冷静」,这句让人会心一笑的「提醒」变成了今年 BML 弹幕上的第一个梗。

在 B 站,弹幕不不仅是一个表达工具,更是一个用户情绪表达和感受的通道。在相同的兴趣爱好和讨论基础上,弹幕超越时空限制构建出一种奇妙的共时性的关系,形成一种虚拟的部落式观影氛围。


20171120_100650_021

Bilibili World 上的围观 Freestyle 舞台表演的年轻人 ©kaibun


有趣的是,哪怕是现在国内各大视频网站纷纷都加上了弹幕功能,但是二次元们还是更愿意在 B 站上看、或者是去其他视频网站关掉弹幕看 B 站上没有资源的视频内容然后回到 B 站在相关的二次创作视频上发弹幕交流。

这种感觉就大概是,「和喜欢的人、和有共同兴趣爱好的人一起看电影实在是太好了,但我不要随便和街上的一个人一起看电影,我宁愿自己看了之后再回去和朋友们聊。」


20171120_100650_022

B 站上 BML 直播接近尾声时的刷屏弹幕 ©图片来源:微博@哔哩哔哩弹幕网


「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当大屏幕上飘来这句经典弹幕刷屏时,这场持续 3 天、超 10  万人现场参加、140 万人通过直播观看的 BML 进入了尾声。对于这些参与者而言,这是一个他们共同喜爱的二次元文化的一次集中的高峰体验。


结 语

在都市化发展的今天,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线上社交关系急速兴起,年轻人通过更为灵活的社交网络编织不同的社交圈层,从而来获得、管理大量垂直的中弱度关系。但另一方面,真正具有凝聚力的文化共同体(community)却越来越少。而 B 站作为今天青年文化为数不多有凝聚力的共同体的代表,持续强大,逐渐拓展成为线上线下、突破次元壁的文化社群

在本文中,我们试图通过浸入式观察视角来理解今年的 BML 与过往相比,正在发生的变化。同时,我们更关注在这一系列变化背后, B 站是如何通过不同活动、机制、仪式吸引到如此广范围的参与者。

而我们更为好奇的是,当 B 站的线上关系转移到线下时,所谓的「二次元文化结界」究竟是通过哪些仪式、行为来得以体现?

BML 观察系列的下篇 —「 如何打破 BML 活动中的文化结界」(超链洞察文章01),启斌将与我们一同深度解析 BML 中独有的密语、仪式,尝试理解 B 站是如何通过 BML 活动成功编织独有的文化蕴含,将 BML 打造成核心二次元与泛二次元群体的狂欢。

分享到:

新闻

  • May the youth be with you
  • 2017年,进入青年志创始以来的第9个年头,我们心里觉得踏实,因为我们仍然专注青...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